水墨南北湖-正原智慧一卡通,企业一卡通,工厂一卡通,会员一卡通,校园一卡通,医院一卡通,公交一卡通,景区一卡通,小区一卡通,智能卡,考勤机,门禁机,消费机,停车场,读写器,身份证阅读器,证卡打印机 
在线客服
 杭州正原一卡通,一卡易会员营销系统,工厂一卡通,会员一卡通,校园一卡通,医院一卡通,公交一卡通,景区一卡通,小区一卡通,智能卡,考勤机,门禁机,消费机,停车场,读写器,身份证阅读器,证卡打印机
水墨南北湖 2020-01-11点击次数:1522

BGM: Sibelius "Symphony No. 5 "
1. Tempo molto moderato – Largamente 9:35
Allegro moderato – Presto 4:40
2. Andante mosso, quasi allegretto 8:24
3. Allegro molto – Misterioso – Un pochettino largamente – Largamente assai 8:58



同事户外摄影分享,2020年1月5日参加“杭州卡路里户外”组织的户外拓展活动,拍摄于浙江海盐南北湖、海宁梁家墩、金庸故里。



微信扫一扫或长按二维码,关注”杭州卡路里户外“




背景音乐赏

芬兰伟大作曲家西贝柳斯是19世纪芬兰民族音乐的代表,他最突出的音乐贡献是其交响乐作品。无论是其创作的七部交响曲,还是著名的交响诗《芬兰颂》,都体现着芬兰那庄严而又富于民族气息的音乐气质。

《第五交响曲》完成于1915年,同年的12月8日,在他50岁生日时首演,此后他又做了多次修改,于1919年完成。该曲采用了3个乐章的形式:第一乐章是幻想风格的自由形式,分成速度不同的3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很有节制的速度、降E大调,像田园的黎明;第二部分是宽广的;第三部分转为急速的四三拍子,有节制的快板。第二乐章是稍快的行板,近乎小快板,G大调,木管与弦乐的片断动机和铜管的和弦作为背景,是一种问答式的间奏曲。第三乐章是全曲的中心,"很快的快板"预示前两个乐章的终曲。忙乱追赶的赋格主题在低声部中出现,展开了片刻的赋格段。不久,4支圆号分成两组,呈示新的主题,轮廓分明的木管旋律的对位声部同时配合,并进一步掀起优美的高潮,然后,这3个动机最后又重新形成最后的高潮。



耶安·西贝柳斯(Jean Sibelius),1865年12月8日出生于芬兰南部的小镇海门林纳。作为芬兰音乐的代表人物,他创作了大量以民族文学为题材的作品,在世界乐坛上为自己的民族和祖国争得了不容忽视的一席之地。在他所创作的一百多部作品中,涉猎了众多的音乐体裁和形式,主要包括7部交响曲、多部交响诗、2部歌剧,以及小提琴曲,钢琴曲、管风琴曲、铜管乐曲、室内乐、独唱曲和合唱曲等。西贝柳斯一生所取得的辉煌成就使其成为芬兰音乐史上最著名的作曲家,享有“芬兰音乐之父”的盛誉。西贝柳斯和他的不朽作品将永远是芬兰的骄傲和象征



在这《第五交响曲》中,西贝柳斯沿用传统套曲的同时又加入新的元素,如:两个奏鸣曲式的结合,以致乐曲出现了类似协奏曲的双呈示部结构,并且,又在倒装再现的主部主题后面完美无隙地衔接上具有谐谑曲风格的主题变奏,使整个乐章在遵循传统曲式原则的基础上,又闪耀着多样化的色彩。又如:第三乐章调性安排与曲式结构的巧妙结合。在第三乐章中,再现时主部的变奏从主调开始再现,到再次变奏时则转到了降G大调,之后的调性安排仍按照呈示部中的模式,以致副部再现在主调的同名小调,最后到结束部才实现调式的回归。整个乐章的调性安排,有意遵循着上下小三度的模式,如主调降E大调—副调c小调—主部变奏再现1降E大调—主部变奏再现2降G大调—副部再现降e小调。这是作曲家富有特性的调性处理方式,并且在这一乐章中又与奏鸣曲式紧密结合,深刻地体现作曲家不乏创新,却又严谨以及极富逻辑的曲式理念。



这首交响曲的统一体现在各个方面,其中一个即是整首交响曲与变奏原则的结合。这种结合体现在:首先,在三个乐章中,都含有大量的变奏,如:第一乐章的谐谑曲部分,第二乐章整个乐章使用了变奏曲式,第三个乐章再现时主副部均包含主题变奏;其次,在三个乐章中,每个主题每个部分的每次出现,都会发生或大或小的变化,可以是配器、织体,也可以在节奏、情绪等方面,因此而区别于原主题,犹如在一个永恒的轮廓上不时发出多种色彩,也体现作曲家遵循自然界永恒发展的规律。在旋律动机的发展中,还借鉴了展开性变奏手法,即在乐思的展开过程中,以新的音乐材料部分地替换原有材料,使之既保留与原有材料的联系,又具有新的特质,以推动音乐不断发展。





“渗透运行”,就是强调主题和段落如流水一般无间隙地、圆滑地、顺畅地、无声无息地渗透到音乐里而衍生发展。因此,这种渗透的流体,自然会形成欲断还连、欲连却断的感觉。在这整首交响曲中,各部分、各主题之间的衔接,几乎都没有明确的分界,更多的是前一部分的结束刚好与后一部分的开端重叠,如第三乐章呈示部中,主部主题的结束音也正好是连接部开始的音。最重要的是,在西贝柳斯的交响乐中,各部分之间,经常会有把两部分连接在一起的材料,如第一乐章主部主题和连接部之间,就有大管奏着气息悠长的持续音。这些材料,就像大自然中的风,无论是山谷、湖泊、森林,它都无处不在,并且把整个大自然联系在一起。



这首《降E大调第五交响曲》洋溢着乐观、积极、明朗的情绪。第一乐章在奏鸣曲式的基础上,采用了双呈示部结构,并且谐谑曲风格的第二部分为这一乐章增加了套曲的特征。第二乐章使用了变奏曲式,对主题的变奏借鉴了展开性变奏手法,并且在变奏程度上呈现“呈示—展开—对比”的三部性结构。第三乐章结合了变奏原则,并且将变奏、调性安排和曲式结构有机统一。通过对这首作品的分析,我们不难看出,在西贝柳斯的创作中,追求整体的统一,这个整体里面,包括结构、织体、和声、配器以及音乐材料及其发展手法等。他的音乐是有机结合的整体,所有的要素都不是点缀,而共同勾画出完整的乐思。他追求严密的逻辑和严谨的结构,但这并不妨碍他才能的发挥,反而,追求自然之美的他总能找到曲与式的完美结合,让聆听者在他的音乐里有新奇的体验。



























































































































































































































































































































































Copyright (a) 200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9002345号-30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0705号